KenWang

荒谬的苦难哲学

Travel of Soul:

【按】苦难本身并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我们对苦难的态度。(笔记回忆)




文|狄马


 


    中国人喜欢赞美苦难,认为苦难能磨练一个人的意志,从而使一个人变得坚强和伟大。过去有一句话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因而,现在的“成功人士”都喜欢把自己的过去说得一无所有,几乎每一个企业家都是白手起家,告贷无门,最后忍辱负重,不惜腆颜事敌,终获成功。流风所及,甚至一篇普通的中学生作文也总是喜欢讴歌母亲的任劳任怨,含辛茹苦,终将自己拉扯成人。但母亲的苦难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谁应该对这种苦难负责?做子女的在改善母亲的境遇方面做了什么?除非你打算继续让母亲享受苦难,否则,这些现实的问题是不容回避的。但在这些作品里,现实的苦难远远没有浪漫的抒情重要,不但不重要,好像还应该感谢似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些苦难,母亲就没有发挥“忍耐”功夫的舞台。


 


    其实,苦难并不总是导致伟大。相反,在很多情况下,它毁坏了人的尊严,伤害了人的心灵,扼杀了天才的创造力。中国人在讲到苦难时,喜欢引用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的话:“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但几乎所有的引用者都忽略了前面的几句话:“夫人情莫不贪生恶死,念父母,顾妻子,至激于义理者不然,乃有所不得已也。”谁也不能说,文王不拘就演不出《周易》;仲尼不厄就写不出《春秋》;屈原留在宫中,就不赋《离骚》;左丘眼明,就不会写《国语》;孙子脚好,就不修兵法;不韦仍然是宰相,就不编《吕览》;韩非不囚,就没有《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圣贤高兴的时候就一定写不成?因而,这是把特殊的历史情境当成了普遍的创造规律。


 


    实践当然是检验真理的一个标准,但谁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由于历史经验的不可重复性,有人获得了实践的检验权,别的实践就没有了检验的机会,谁能保证它不是真理?曹雪芹全家喝着稀饭,喝酒也要靠“按揭”,居然写出了《红楼梦》,但谁能保证他吃饱喝好就写不出《红楼梦》,或写得更好?


 


    这牵扯到中国人如何对待苦难的问题。苦难在一定的意义上,提升了人的精神品质,增强了人自我实现的能力,使得一个人可以最大限度地摆脱生命的庸碌,甚至在有限的范围内,我也愿意承认这种苦难哲学对人的安慰作用。但不是所有的苦难都能转化为创造的动力,苦难转化为创造的动力是有条件的。这首要的条件就是苦难的承担者必须具有非凡的毅力,超人的心智,以及对自己牺牲较低价值换取更高价值的坚定不移。当然,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一些人为了取得更高的成就,总是得牺牲在他们看来价值较小的目标,但对处于历史关头的承当者来说,这种选择有时会变得异常残酷。因为它不仅要牺牲自己的健康、安逸和生命,有时甚至会影响到别人的健康、安逸和生命,而且更令人丧气的是,即便牺牲了自己和别人的健康、安逸和生命也不一定能换回自己所期望的目标。它需要牺牲者的才力、勤奋和机遇都处于一个比较协调的状态里。可以想见,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人们的创造精神被苦难和凄惨的生活窒息。在荣誉、金钱和地位的诱惑面前,在只有按照既定的方式生活才能获得尊严的社会里,要让所有的人都顶住贫困、疾病以及各种世俗专断势力的压迫从事他所心仪的事业,未免是奢望;在离婚、抄家、监禁、杀戮、秘密处决、甚至灭门九族的威慑面前,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扼住命运的咽喉向撒旦宣战,而大多数人则选择了投降。在他们看来,自由虽然是好东西,但要牺牲世界上那么多的好东西来保全它,就未必值得。这就是历史上被处宫刑的人多矣,而司马迁只有一个的原因。


 


    其次,对制造苦难的人来说,也要有最低限度的容忍。我们知道,身被诸苦成就非凡事业的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牺牲他们认为价值较低的目标来成就他们认为价值更大的目标。但这种牺牲也得有一个限度,一般来说,不能剥夺他们的生命,因为生命是创造一切价值的基础。仁人志士可以不顾及自己的生命,但如果牺牲了生命也无法换取更大的目标,这种牺牲就变得毫无意义。在生命保全的前提下,牺牲者必须要能得到最低限度的“自由”或者叫“牺牲的自由”。“文王拘而演《周易》”当然是历史佳话,但我想,商纣王的监狱里一定没有牢头狱霸,否则,保命尚且不暇,哪里顾得上推演八卦?进而说明大殷帝国,尤其是羑里监狱当局的管教干部具备起码的人文素质,否则,怎么能允许一个朝廷要犯在监狱里搞科学研究?孔子一生颠沛流离,晚岁退而作《春秋》,乱臣贼子惧,但春秋诸国都没有惨无人道的户籍制度,否则,孔子就有可能被当作“三无人员”收容劳教——即使写出《春秋》,也可能因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被秘密监禁;孟姜女不满秦帝暴政,千里寻夫,哭倒长城八百里,成为中国最早的抗暴英雄,但如果孟姜女还没有哭就被割断喉管,她怎么能成为万马齐喑时代的首席女高音?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毅然挂冠归乡,写下一系列脍炙人口的隐逸诗篇,但本人自述尚有“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如果土地收归国有,房屋又面临强制拆迁,恐怕他老人家也难吟唱“归去来兮”;方孝孺恪守儒家经典教义,拒不草诏,被灭门十族,磔裂于市,但如果朱棣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就没有办法以死来完成他的节烈美名……


 


    中国的传记作家喜欢描摹传主的不幸,以为传主越不幸,他们的人格就越伟大。最终给人一个印象:这些传主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就,不是靠他们自身的才华和努力,而是靠苦难本身的孕育。但这无法解释像歌德、泰戈尔这样命途顺遂的天才;反而,有可能推出一系列荒谬的结论:如果说苦难是对一个人有帮助的话,那么楚怀王就成了推动中国文学事业发展的功臣,因为如果没有他的迫害和放逐,就没有屈原的《离骚》和《九章》;汉武帝就成了支持史学研究的好领导,他虽然没有给司马迁拨经费,但如果不是他阉割了司马迁的话,司马可能就写不出《史记》;皇权专制就是好,要是没有政治的黑暗和腐败,李白、苏轼、关汉卿就不会留下那么多牢骚满腹的诗篇;甚至奴隶制也不坏,要是没有秦始皇的皮鞭,奴隶们哪会心甘情愿地修长城、筑皇陵?…… 而且,为了让这些才子俊逸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最好让楚怀王、汉武帝、始皇爷爷做得更糟糕些——正如一部汽车,动力越大,牵引力就会越大——作为读者,我们自然就会收获的越多。然而,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要求别人牺牲他的利益甚至生命,来满足自己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精神需要,哪怕被要求者是古人或外国人。


 


    在游览长城、兵马俑、故宫、颐和园等名胜古迹时,我们常常听到一句陈陈相因的话:“这是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但解说员甚至是学者们没有告诉我们的是,“这些古代劳动人民”是不是愿意发挥他们的智慧?这些“结晶”又是怎样形成的?是由血、汗、水还是葡萄糖析出来的?在我看来,任何一门艺术如果不能体现人类的尊严和价值,甚至完工之日就是创造者的生命终结之日,那么,这门艺术之所以留存下来,就是因为后人要研究祖先的耻辱。长城也许雄伟壮丽,兵马俑也许奇巧无比,故宫和颐和园也许幽深似海,但作为人类罪恶的象征,我们应该首先记住,这些用白骨奠基,充斥着脓血和眼泪的所谓“艺术”只是因为时间的久远,使我们拉开了距离“审美”。充其量是坏事里面衍生出的好事,不值得赞美。就像强奸使一个寡妇怀孕,使她晚年的生活有了依靠,但不能因此赞美强奸;流氓将一个少年的腿打断,使他没有资格报名服役,从而避免了“为国捐躯”,但不能因此颂扬“打断腿”;一恶棍无端将一男子阉割,使他没有机会犯生活作风问题,但不能因此炫耀说:“还是阉割好哩!”……


 


    一切没有选择的行为,在道德上都是没有价值的。你表扬一个太监守贞操,就像在我们的时代你表扬一个下岗工人勤俭节约,农民衣着朴素一样没有意义。只有当我们可以依照自己的良心选择并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时,我们的“牺牲”才是有价值的。也就是说,善恶在个人不能负责的范围内是没有意义的。一件我们完全不能把握的事件,在道德上就既没有机会获得好评,也没有机会招致恶损。在皮鞭和棍棒下被动地从事一件他完全不得已的工作,和顶住舆论的压力,毁家纾难,成就一项他认为有价值的事业,这二者是有天壤之别的。如果不问选择和被迫的区分,一味赞叹受难者的勤劳勇敢,即使他们的工作真对后人有意义,也显得全无心肝。


 


    由于和意识形态“捆绑销售”的时间太长,中国的文人学士喜欢把一切问题都“泛道德化”。一座诺大的城市十里不见厕所,市民忍耻到墙角排泄,论者归结为“素质低”,而全然不管市政当局的不作为;一个乡村教师三十年如一日,省吃节用,自费买砖,亲自手提肩背,将一座学校背上山,媒体高度赞扬“刘老汉”的“主人翁精神”,而只字不提教育部门的失职对一个老人的身心摧残;一个云南乡村的女邮电员工资不够坐车,步行穿山,独自往返数百公里,好多地方要靠溜索穿越,记者采访完毕,只是一个劲地称赞她的任劳任怨……这种冷血文化培养出的冷血道德鲁迅称之为“瞒和骗”。“瞒和骗”的要诀在于,闭上眼睛,绕开真实人生,把一切需要改良的现实问题转化成一个无私奉献的道德自律问题,然后用形而上的空洞抒情代替形而下的技术改进。苦难和苦难的制造者就这样一起消失。“亡国一次,即添加几个殉难的忠臣,后来每不想光复旧物,而只去赞美那几个忠臣;遭劫一次,即造成一群不辱的烈女,事过之后,也每每不思惩凶,自卫,却只顾歌咏那一群烈女。”(鲁迅《论睁了眼看》)看来这种“乾坤大转移”的法术自古有之,于今为烈。


 


    那么,谁是这种牺牲道德的最后受益者?当一些人无论是心甘情愿还是受人哄骗地出售了他们的体能和智力时,谁是这种廉价产品的真正买方?从中国农民的身上我看到了这种道德加减的最后得数。中国农民几千年来忍受着非人的苛待,兵来如篦,官来如剃,换来的只是一句“吃苦耐劳”的道德美誉,而几千年来他们的善良、隐忍是不是提高了执政者的道德水平呢?是不是使得治人者有些许的良心发现而减轻压迫呢?或者干脆反过来说,是不是在更大程度上出现了相反的变化呢?时代发展到今天,人们打死一只狗熊或猕猴都要判刑,但打死一个农民却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有时还会成为晋升的资本。牛马般地付出,绵羊般地忍耐,换来的却是虎狼般地侵害,那么,这忍耐究竟是助恶呢,还是扬善呢?而几乎所有脑满肠肥的“城市贵族”,甚至是专家教授,开车玩一回“农家乐”回来都盛赞农民的乐天知命,而他们哪里知道隐藏在这笑容背后的是永无止境的伤害积淀而成的无奈。无数次的哀哭使他们知道,哭没有用。没有人因为他们哭丧着脸而给予帮助。德蕾莎修女自述,她在印度贫民窟里帮助的人,从来不上教堂,因为衣衫褴褛;不会哭泣,因为没有眼泪;从来不祈祷,因为没有用;甚至不会请求,因为没有人会理他们。中国农民从来不上教堂,是因为没有教堂;从来不请求,是因为上帝听不见;经常笑逐颜开,是因为不用担心有人会罚他不当农民;不害怕死亡,是因为到地狱也不过就是在水深火热中种地(服苦役)。


 


    诚然,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可供人们选择的自由总是有限的,但在自由竞争的社会里,人们知道,只要我肯牺牲一些在我看来不重要的价值,加上努力,就总是可以达到目的。再也没有比我十分清楚无论我怎样努力都不能改变命运更令人绝望的了。一个人的处境可以不理想,但他如果知道这只是因为我自己不愿放弃安逸,开辟新天地;只要我愿意,就没有那个人或组织可以阻止我追求幸福的进程,那么,这现状就变得可以忍受。在这儿,忍受不忍受苦难,何时动身追求新的生活,新生活的标准是什么,完全由我自己决定,不是任何领袖或巨型组织灌输的结果。


 


    当然,在最好的情况下,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选择自由,但这不能成为某些人和组织剥夺别人自由的理由。社会也不能养活一批专门替别人选择幸福生活的人,新闻机构除了报道真相没有教人安分守己或冒险进取的义务。即便是这样,不幸和悲惨的事情仍然会随时发生,但它与有意识指导人们生活的社会不同的是,这种不幸不是官长和当局合谋的结果,非人为的力量是造成贫富、好坏等不平等现象的主要罪魁。因为它是非人为的,所以这种力量不管是来自市场,还是意外(上帝),它对人尊严和心灵的伤害程度要比有意识加诸的苦难小得多。区别之大正好比不小心摔倒和被人有意绊倒。


 


    中国人,尤其是那些从皇帝身边讨来了纸笔的人,先是大言欺人,要人“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老老实实做顺民,做奴隶,不但要做奴隶,而且要从奴隶的命运中寻出美来。时间长了,就自己也糊涂了,只能自欺,骗己。灾难和苦痛一来便背诵亚圣语录:“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而问题是这“苦”、“劳”、“饿”、“空”、“乱”真是由天降的吗?如果真是由天降的,它使人掉价的程度当然要小得多,但我怀疑中国的圣贤鸿儒们多数时候是把人降的疾苦委之于天。因为灾难和痛苦如果是人为的,立即就存在一个如何改良的问题,于是眼睛一闭,嫁祸于天,万事大吉。


 


    最普遍的人情是:如果疾病、灾难、困顿来源于一种不可知的力量,这种力量你把它称作“上帝”还是“天”都无所谓,要紧的是这种力量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而且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完全避免。因此,你的懊恼不是针对某人的懊恼,你的悔恨不是针对某种势力的悔恨,而且你相信,只要这种力量是来源于“天”的,那么,“天”就不可能在任何时候、任何事情上都赐给你不幸。老子讲“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是指天地是一个自然存在,无所偏爱。但你如果知道你的命运是被一些与你一样有缺点、会跌倒、能说谎、有罪性的人控制的,而且这种控制是很难摆脱的,除非你肯牺牲自己的尊严,出卖自己的色相和金钱使那些能决定你命运的人改变决定,你就没有办法使情况好起来。上教堂不行,因为教堂是针对上帝的呼求;去法院也不行,因为凡是能有意识陷害你的社会,所有的权力都是穿一条裤子的。这时,你就真成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世界上最孤苦无助的人了。


 


    当然,最好的办法是扩大选择的自由,尽量减少牺牲的程度和人数,但在个人选择个人负责的公民社会建立起来之前,我认为,最迫切的任务是政教分离,让上帝的归于上帝,恺撒的归于恺撒。具体地讲,就是将道德从社会实际事务中剥离出来,不要一味怂恿年轻人吃喝玩乐,做新时代的“稻草人”;也不要一味宣扬“苦难哲学”,让人们沉醉其中,无怨无悔,尤其是当号召别人“不怕牺牲,排除万难”的人本身就是“万难”的制造者时,这种“苦难哲学”就尤其显得别有用心。



时间别太快,请你等等我

深空•游牧族:

行色匆匆的人,不顾一切,时而走时而跑,超越自己和别人,超越流逝着的时间,永远不会停止,以追赶者的姿态向前飞奔。把背影留给他人,把灿烂的微笑送给初升的朝阳,擦干汗水和泪水,不停的追赶。你在追赶谁呢?远方的人们,飞翔的小鸟,清晨的阳光,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是和你一样行色匆匆的芸芸众生。但是他们和你是不同的,你是夜幕笼罩下的繁星,你是璀璨星空里的明月,你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不管身处何方,只要你出现,我一眼就能认出。可我却无法看清,当我在人群里找出你的时候,你却旋即消失了。你实在是太快了,我只好一刻不停的搜寻你的背影,心情在长久的压抑后突然跃升到极点,随后又立刻跌入谷底,循环往复,轮回不止。我和你一样不知疲倦,温暖的阳光照在你的身上,你的光芒又射入我的眼睛里,幸福与痛苦无损耗的传递着,我能感受到你的一切,除了爱意。总有一天,爱意能孕育出来,这还需要时间,我会等下去。时间别走的太快,请你再等等我。




From.失忆的夜景





格格不入是个褒义词:如果你也似我这般孤独

深空•游牧族:

没有细数这一年里有多少擦肩而过。毁誉参半或毁誉失衡,都渐与自身失去联系。我只是个无名之辈,用“毁誉”这样的词,显得有些自恋。

生命是一场自恋的游戏,大概没有人可以出局。
我讨厌这样下定义式的陈述句。就像我讨厌格言。所以这样的话说出来像一节节反讽。格言不是万能的,但总有一些可以被奉为圭臬。就像我下的定义,总有些有效成分在里面。
不再像以前那么极端了。至少别人看到的是那样。但那不重要。别人看见的都不重要。这几句话只是在陈述自己的一部分现实。不再像从前那么极端,但这并不代表我会丧失锐气。苍老的人是没有锐气的。更愿意跟一群诘屈聱牙的人共事——至少心底要有一些料峭存在。
为何要平顺?可不可以一直保持少年模样?
素面朝天,挑灯看剑。

25岁以后的人多是失忆的人。有多少人声鼎沸化解你春寒料峭。是这样一句话,你能体会吗?


中国人讲究『和』。国家体裁为『共和』。要识大体,识时务。
说得好像不对称就朝生暮死活不下去一样。永远保持着最直截了当的触感。不削弱。不在乎它的社会意义,普世价值。有人说,这个世界不需要你这样的人。我说我不是为了被这个世界需要而决定好好生活的。他们不需要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关。


这是这个时候的我。我毫不避讳地把他记录下来。也许后来的人会读到自己。
我这样说着,远没有你所看见的和想象中看见的那样,自矜于人前。
我低调一辈子,也无妨。如果世界很小,几只羊一天可以跑上百圈。但是世界很大,大到我只能跟人打交道。而我又如此幸运,找到自己的方向,所以,我想看看整个星球有多少跟我们一样的人。我在这里发出自己的声音。
足够另类的人,令我感到安全。
如果有一个地方,你觉得很美但是永远无法抵达,那么站在外面看看也是好的。就像在最寒冷的时候,我们竟无法相聚,那样,彼此望着也是好的。
星辰。

这是一场自恋的游戏。我们都像对方的近似值。在月光里达成心照不宣的共识。我们在对抗什么呢?
成为小众,比成为大众,更需要力量。前者代表一种坚持、不妥协。我不歆羡任何畅销的姓名。仅此而已。
这是一条被荒烟蔓草淹没的道路。没有人站在这里维护难能可贵的坚持。足够干净的人会受到足够强度的磨损,无人问津之下能春风吹又生。

那么你呢?他们达到了一个成功商人的标准,被后世引用似一个标本。
商。
人明明很容易就可以活下来不是吗,那么那些头衔是为了证明什么?


只有被需要被共鸣的东西才有价值。商业价值。
忠于自己的乐趣,被时代潮流摒弃。公平却又不公平。因为但凡被称作“乐趣”的,都值得拿来分享。尤其是当芸芸众生处于很浮躁的状态——而在浮躁的状态里,虫趣多不为人知。不是我们的触觉与世殊异,只是他们实在太粗糙了。

安身立命,给灵魂一个容器,从不是某一类人专属。物质与精神并不起冲突。可以并驾齐驱,没有先后之分。后者的层面如果提升起来,甚至能弱化蒸蒸日上物欲横流的社会烙印。
而不要造成一种,学佛者,多是官员、老板等物质生活已经足够丰富的人士的怪象。


一个行业的TOP,他所表现的谦逊,大概只是因为我们在他面前已没有话语权。没有足够分量,影响他的情绪。他跑得足够快,所以风中的声音都被屏蔽。
平易近人,是为了融入一个圈子,保障一个社会结构的稳定运行。但总有人离群索居,不要用普世价值来约束。
避免一些无谓的联系,它们会占用时间。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不一样?我们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每个人有自己的分工。不需要强行学习。许多事都是无意而为之。就像现在说,是在等,而非寻找。

我仿佛再度回到那个元夜
外面是奔波的人群,灯火
我在小巷沉默
烟花一入水就妥协了
涟漪 在脚边旋开
在墙角转弯 像断尾的壁虎
垂直的字谜都开始动摇

有孩子 学风
漂过冷清的树林
送远了
谁临行密密缝的衣襟
几只小鹿 分担着花粉

这世界 有太多
看不到天亮的欢声


私人性质文,作整理自身之用。内容物,拆开即失效。勿探究。


From. (清淡可即时忽略,存在感为零)



LOFTER官方博客:

如今LOFTER各大标签下内容与日俱增,为将LOFTER里的好内容更准确更及时地推荐给大家,我们打算以“插画”标签为试点,让广大热心用户加入到LOFTER好内容的推荐和发掘中来!

什么是标签志愿者?

协助LOFTER编辑发掘和推荐标签下的好内容。成为标签志愿者之后,你点的每一颗“小红心”,对LOFTER来说都非常重要,它能让众人喜欢的好作品获得更多的人气,更能让默默无闻的好作品获得大家的关注和喜欢。以“插画”标签为例,插画标签志愿者给某个绘画作品点了“喜欢”,这幅作品就可能优先被插画标签加精,成为LOFTER精华,获得全站推荐。

如何成为“插画”标签志愿者?

只要你——

  • 对绘画具有浓厚兴趣,有较高的审美能力,能够辨别绘画作品水准的高低(有优秀绘画作品者优先)。

  • 喜欢在LOFTER浏览内容,欣赏好作品,有热情为LOFTER出一份力。

  • 比较多的空余时间,每天至少有3小时在使用电脑上网,有责任心,能保证经常查看标签内容更新。

都可以来报名!报名戳我

欢迎热爱绘画的各位前来参与!首批插画标签志愿者报名将在三天后截止,抓紧时间哦!

(配图作者: @邦乔彦 )


烟月可知人事改:

读《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的时候一直听着这首歌。歌词一概不知,但就是觉得合适:曲调阴郁感伤,歌声略带沙哑,好似醉酒之后摇摇晃晃地走在路上,黑暗之中唯一的光源仅来自于强烈幻觉照成的眼底闪光。开在水泥丛林里或白或红的花朵,要用玻璃的碎片把它们收割。

KeJames:

「终有片刻回忆,存留」(二)

出镜@Yasmine小兔 

同行摄影&化妆 @南枝 

微博@汤臻逸KeJames

http://weibo.com/kejames

约片请私信。


Kiyo·LoFoTo:

If you want you can make me your home。

 我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會相遇,

但我每一天都在期待。

【Note】急速补文力书单

Etsuka:

开给朋友的急速补文力书单,总共14本,散文小说游记评析都有,书名+作者+简单推荐理由(理由都是我自己发挥的,不同人看后可能有不同的观感)。


全是通俗读物。


故意没标体裁和卷数,免得闻散文或者闻长篇色变。


大家各取所好吧。




1.川端康成的短篇集(随便哪个版本),不推荐长篇《雪国》,看短篇就行


通透的文笔和细腻得恰到好处的心理刻画,以及哀而不伤的寂静落雪般的文风(对文风和情绪的控制力)




2.《飘》玛格丽特·米切尔


激流、旋风,充满生命的力度和热度,历史洪流、各色人物与快意情仇的漩涡。时代背景与情节相辅相成的代表。




3.《暗黑童话》乙一


富于创意的叙述形式,百搭的冷静文风。童话式的隐喻象征手法运用的范本。




4.《在漫长的旅途中》星野道夫


极光、迁徙的驯鹿群、极昼盛开的花、流冰与蓝鲸,世界上最美最纯净的冻土,像雪蓝色的影子般的文字。




5.《精灵宝钻》托尔金


作者同时是语言学家和历史学家,任何一部作品都是严谨行文和吟游式浪漫朴素文风的典范。有兴趣可以把《魔戒》也补了。


“她一语未发,然而埃尔威满怀爱意走到她身边,执起了她的手。刹那之间魔力捕获了他,于是,他们如此伫立,韶光流逝,上方穹苍斗转星移。在他们开口说出任何话语之前,埃尔莫斯谷的树木已长得高大森幽。”




6.《符文之子》全民熙


人物成长和循序渐进让读者坠入虚构世界观的典范。剧情流和文采恰到好处的平衡,情感刻画精微隽永。


“波里斯缓步离开那里,没有再回头。但那时在波里斯的身体里跳动的已不再是一个十二岁少年的心。


自那一晚起,开始了没有月光而冗长的冬季。”




7.《由于男人们都不在了》菲利普·贝松


关于爱,所有表达方式都在这里了。




8.《天鹅奏鸣曲》E伯爵


十八万字,从二战风云到岁月静好,从恨到爱到生活。炉火纯青的情节和情感驾驭力。




9.《小说的艺术》戴维·洛奇


摆在手边,卡文时随手一翻,任何问题都能得到启发。




10.《隐姿梦咄》抽屉


用梵高式的疯癫瑰丽演绎魏晋风骨,便是《隐姿梦咄》。




11.《法兰西组曲》伊莱娜·内米洛夫斯基


群像剧的典范,在有限的篇幅内让所有人物及其生活环境都刻画得入木三分。同时也是戏剧性笔法的典范,让最普通的情节也意味深长。




12.《星星舟》村山由佳


幻想式的优美文笔与俗世人情浑然天成。




13.《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奥德丽·尼芬格


爱与时间这个永恒命题的终解。




14.《阿基里斯之歌》玛德琳·米勒


他们从未说过爱,然而历史为他们叹息时,那叹息也如爱语一般。


 


 

起风了 風立ちぬ :一场浩大的怀恋

这是一部好作品

电影 movie:


你并不在我的记忆里,而是变成了轻轻的风。


这是宫崎骏的最后一部电影。


看见豆瓣上很多人给出极低的评价,骂骂咧咧的。


其实要我说,没那么差,配乐好听,技巧上也很不错,


故事虽然平庸淡然,但最后亦感人。


作为动画传记片,虽然不够好,但也不算差。至少美好,不是吗?


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战争、饥饿、疾病、天灾,


死神的阴影笼罩,却无法遮挡心头闪现的梦想和希望的光芒。


有人说这是部没阅历就会看不懂的动画,其实倒也不是。


想说什么基本上也都是露骨的, 隐喻也不难。


也许是缺乏想象,这样就让许多看惯宫崎骏动画片的人看了这样的一部人物传记动画片,他们多半会失望。







天空、草地、列车、被诅咒的梦想。


其实说到底,这是宫崎骏的梦境,明亮却黑暗。


世间本如梦啊。







————————————————————


平凡的日本少年堀越二郎迷恋游弋长空的飞机,梦中他与意大利飞机设计师卡普罗尼成为朋友,享受着飞行带来的乐趣。


恐怖的关东大地震,二郎邂逅一生的挂念——里见菜穗子,短暂的相逢,无序的混乱中又失之交臂。在命运的指引下,被称为天才的二郎如愿成为飞机设计师,他和前辈同侪共同努力,绞尽脑汁提升飞机的性能。


欧洲的先进设计让他们痛心疾首,另一方面又充满矛盾的打造着融合了梦想和杀人属性的机器。他追逐梦想,并与菜穗子重逢。动荡的昭和时代,风雪飘摇之中步伐从未停止。





资源    http://bt.ktxp.com/html/2014/0331/349401.html

不错

悲观主义偏执狂:

对,没错,还是这一首。

听过了这首歌之后才真真正正的认识到什么叫做“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或许你们听厌烦了,看我发的厌烦了。

但是对于我的心头好,我总是那么的,乐此不疲。